圣达网

首页 > 航空资讯

中航研究院的航空故事:青春无悔壮歌行

  • 来源:圣达网
  • 2020-11-20 18:08:35

青春是一个美好的字眼,每当看见这两个字,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一张张熟悉的面容,我的脑海就会出现一个个无愧于青春的奋斗场面。回首强度所建所以来的辉煌历程,我常常激动不已,特别是那些在建所初期开疆拓土、艰苦创业、执着笃定的人们,他们的名字也许不见经传、鲜为人知,但他们用青春谱写了一曲无悔的壮歌,他们所作出的贡献深深铭刻在的发展史上,他们的精神在强度所代代传承,他们的故事也深深感动着我们。

微信图片_20190904100657

付政委——付士荣

在强度所家属区,你常常会看到一位老人坐在自带的马扎上,精神矍铄,步履轻盈,面色红润,长眉过寸,过往人都亲切的喊他付政委。付政委原名付士荣,今年已经94岁高龄,耳聪目明,行动敏捷,因早年参加革命,又在建所之初担任所四部政委,“付政委”就成了他的代名词。1965年3月,党中央一声号召,付政委他们就义无返顾的从北京、沈阳等城市来到了陕西耀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沟——狐子沟,当时的狐子沟,荒草丛生,人迹罕至,满目荒凉。付政委和强度所首任所长王兴华等一百多名最早到所的同志一起,开始了拓荒建所的漫长征途。他们住窑洞,饮泉水,啃干粮,在狐子沟里战天斗地,其乐融融。没有路,他们用架子车拉土,去河里挖沙子,一寸寸铺垫、打夯,修筑起从县城到沟里的宽阔大路。没有电,他们就人拉肩扛,五六十根水泥铸成的电线杆,硬是被他们从山脚插上山顶,创造了荒山里灯火闪烁的奇迹。没有水,他们就利用山里的泉水,凿沟引流,接管筑台,解决了山沟里饮水无望的难题。路通、电通、水通,这是生活最基本的三通问题,也是当时最难解决的问题,他们依靠人力和双手,依靠勤劳和智慧奇迹般的解决了。

“廉不言贫,勤不道苦”,那个时期,看看他们脚上一个连一个的水泡,看看他们肩头一片接一片的红肿,看看他们掌心一层又一层的硬茧,你能想到他们曾是征战沙场战功卓著的老革命老领导吗?你能相信他们曾是值守机关学术精湛的学者专家吗?你能相信他们是刚刚走出名校大门的饱读诗书博学多识的青年才俊吗?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特权,没有优越,没有补贴,有的是投身三线一心报国的赤子之心,是立志科研献身航空的满腔热忱。面对偏远和荒凉,他们没有怨言,毅然拖家带口从繁华的都市走向落后的山沟;面对艰苦和辛劳,他们没有怨言,义无返顾的扛起建设的大旗;面对困难和挫折,他们没有怨言,团结一心顽强拼搏,奠定了强度所发展壮大的坚实基础。“志之所向,无坚不入”,1966年初,付政委他们成功解决了三通问题,建设工作走上了稳步发展的道路。这是付政委和他的战友一起创造的成功,也是一颗颗赤子之心凝成的奇迹。他们中,无论工人还是干部,无论年长还是年轻,同甘共苦,同心同德,党员带头,干部率先。所长王兴华身先士卒,和大家一起下工地,翻山沟,扛砖背土,打夯拉车,工休时和大家谈笑风生,嘘寒问暖。在单位分房的时候,所有的党员干部都自觉选择了顶楼和底层,而最好的房间都留给了普通职工。

这是什么情怀,这是付政委他们那一代人的朴素情怀,是他们的青春誓言:一心为公,同心同德,同舟共济,始终如一,正是这种情怀,这种誓言,建设工作如火如荼的开始了,科研人员默默无闻的扎根了,第一架飞机——轰六飞机全机静力试验圆满成功了!

微信图片_20190904100659

齐丕骞,我国航空结构动力学领域的资深专家说到静力试验,不能不说说我们的科研人员。让人首先想到的是一位刚刚故去的老人,一位强度专家,他的名字叫齐丕骞,我国航空结构动力学领域的资深专家。1968年从西北工业大学毕业分配到强度所工作,从第一项动强度试验开始,逐步创建了飞机结构动强度技术研究体系。在美国工作期间,他改进了波音公司颤振分析方法,荣获“波音高级专家工程师”称号,以深厚的理论功底和高超的专业水平征服了国内外同行。但他放弃了波音公司给出的丰厚待遇,放弃了很多人朝思暮想定居美国的机会,毅然踏上了归国的征途,在山沟里一干就是四十多年,主持完成了国家级、省部级预研课题50余项,型号试验任务近百次。他带领团队夜以继日,研发出“飞机颤振实时分析系统”,填补了国内在这一领域的技术空白。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他依然关注着自己钟爱的航空事业,关怀指导年轻人在专业方面的发展。当他去世的噩耗传来,他曾工作过的研究室里哭声一片,许多人泣不成声,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位令人尊敬的老领导,还是一位令人不舍的,像慈父、像兄长一样的老专家、老学者!风在哭泣,天在落泪,片片飘落的枯叶,述说着人们无限的追忆,朵朵洁白的花朵,寄托了人们无限的哀思。

在这里,我要向他们,向那些为祖国的航空事业无私奉献,甚至献出生命的人们深深鞠躬,表达我们深深的哀思和真诚的敬意!

航空工业强度所是我国航空工业唯一的飞机结构强度研究中心和地面强度验证试验基地,54年来,强度所不仅通过强度试验为我国军民机的研制定型做出了重要贡献,同时在飞机结构强度研究中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涌现出许多令人尊敬的专家学者,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190904100700

在很多人眼里,从事科研的人大多严肃认真,不苟言笑,但在我身边,却有这样一位性格开朗、笑容可掬的老学者,人称大才子的薛老薛景川。提起薛老,强度所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球场上他是一位健将,篮球、乒乓球、羽毛球无所不能,在老年大学里,他是多才多艺的老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迎新晚会上,他指挥合唱开合起伏、节奏鲜明;春节送对联活动中,他提笔挥毫、洒脱自如。

薛老之所以多才多艺,源于他在工作中“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的精神。薛老曾是西北工业大学计算力学研究生,因为工作需要,走上了断裂力学的研究之路,当时该专业国内没有更多可借鉴的资料,薛老凭借一股钻劲儿,认真研读国外文摘,撰写了强度所的第一篇论文,并在第一届断裂力学学术会议上得到推广。此后,他编写了大量的强度研究专著、指南,获奖无数。他的身上,有一股钻劲儿,一股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韧劲儿。在运八静力试验时,因为试验中的一个难题,一个多月时间里,他苦思冥想,夜不能寐。那年春节回家,他一路走一路思索,到达火车站时突然有了灵感,就扭头回了办公室继续研究,难题得解,试验顺利推进。每次问他为什么在工作中如此拼命,他总是感慨的说:“大家对我那么好,国家对我那么好,我怎能不安心工作!”这是薛老的心声,也是一代代航空人的力量源泉。

他们心存善念,淡泊名利,默默奉献,顽强拼搏。为了确保重点型号研制工作的“后墙不倒”,在确保质量安全的前提下,放弃节假日,加班加点赶任务已经是常态,于是,常常会出现一个个催人泪下的镜头:一位年轻的母亲,清早要赶去厂房接班,她吻吻襁褓中的宝宝,眼含热泪,悄悄离去;一位年轻的父亲,听到远方电话里女儿稚嫩的话语:“爸爸,爸爸,抱抱我吧!”七尺男儿竟满脸泪痕;一位英俊的小伙子,在女友发出“再不休假就分手”的最后通牒后,咽下了所有的不解和委屈,走向隆隆作响的试验机旁。“我有一个梦,梦中,我的祖国壮美如画,我化作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守卫着美丽的河山!”这就是青春,航空人的青春,胸怀对党对祖国的忠诚,胸怀对航空事业的热爱,历尽千帆,初心依旧,翻越万壑,执着如初,书写出青春无悔的壮丽诗篇!


水站 http://www.1tongshui.cn
版权所有: 圣达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