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达网

首页 > 电子资讯

“数据为中心”,你知道英特尔数据为中心的业务营收占比多少吗?

  • 来源:圣达网
  • 2020-08-08 05:54:44

多次听到宣讲自己转型成“数据为中心”的企业,但你知道英特尔数据为中心的业务营收占比多少吗?

1985年的一天,安迪·格鲁夫意气消沉地与英特尔董事长兼最高执行长官戈登·摩尔讨论公司困境,格鲁夫问摩尔:“如果我们下了台,另选一名新总裁,你认为他会采取什么行动?”摩尔犹豫了一下,答道:“他会放弃的生意。”格鲁夫目不转睛地望着摩尔,说:“你我为什么不走出这扇门,然后回来自己动手?”——《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随后在1986年,英特尔提出新口号:“英特尔,微处理器公司。”从器到微处理器调整的方针让英特尔在6年后的1992年,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企业。连格鲁夫也记不得与摩尔那次交流是1985年的哪一天,但他却记得窗外的远处“费里斯摩天转轮”正在旋转。

而在2019年3月28日,在北京宝格丽酒店,英特尔又喊出了新的口号——以数据为中心。

不过这次没有了旋转的摩天轮,也没有了抑郁的心情与书中形容的“死亡的幽谷”,如今更是一种沉稳而自然的过渡。伴随着IC insights在本月初给出的一份数据显示(如下),英特尔在2019年的销售额将达到706亿美元,有望超过的631亿美元,重新夺回全球第一半导体厂商的宝座。

一些媒体撰稿称,英特尔重回第一不是自己努力,而是三星受存储器价格影响,营收大跌。我倒觉得这说法有些片面,毕竟能在所谓半导体“寒冬”中实现增长已不是易事,何况存储器市场的周期性太明显,其像极了格鲁夫当年隔窗看到的摩天轮一样,三星“们”必须扛着。

新“军情”

chSugar记者有幸在2018年8月份参加了南京CCIC技术达摩论坛,当时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宋继强就表示,英特尔是一家以数据为中心的公司。

而在昨天的“2019英特尔中国媒体纷享会”上,英特尔公司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杨旭给出了一张更接地气的数据(如下)。该图片显示,近三年英特尔营收再不断创新高,其中以数据为中心的业务在2018年占比已经达到48%。杨旭表示:“照这样的速度发展,很快数据中心业务会超过PC,且在未来我们面临的300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所以还有2300亿美元空间需要发展。”此外,杨旭称“数据中心的转型”为英特尔历史上最成功的转型。

这样的转型显然比上世纪80年代的转型更为顺滑,当外界对英特尔的认知还停留在PC时,英特尔只想告诉大家,该亮亮别的武器了。

英特尔公司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杨旭

数据背后的价值,杨旭给出了很多佐证。2018年,中国约产生7.6ZB的数据,而且还将保持每年30%的增长,到2025年的数据量将达到48.6ZB;从2015年到2025年,估计全球数据量的增长平均在25%的年复合增长率。

在英特尔公司市场营销集团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王锐的主题演讲中,TechSugar记者看到了更多挖掘数字红利的实例。

在英特尔公司市场营销集团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王锐

比如,北太智能和Mobileye开展合作,在北京城市公交系统中部署,根本是基于实时收集、实时处理的路况数据而形成的新型业务。比如,英特尔Analycs Zoo平台和至强可扩展处理器为韵达提供处理包裹的算力短板,再搭配英特尔的固态盘、傲腾、等等存储和互连产品组合,为韵达提高系统效率。比如,英特尔为百度云提供了全栈式的解决方案,其中包括了基于英特尔深度的函数库、英特尔BigDL、至强处理器、Sawtooth框架等,从端到端帮助百度云提升性能,全面覆盖金融行业的前、中、后台的服务场景。

其实笔者觉得以数据为中心的说法,更像是英特尔自身固有业务和全球科技发展因果关系。因为世界是数据的,恰巧英特尔是处理这些数据的。而这种转型并不是割肉式,而是长肉式,难道这就是“算力在手,天下我有”?

在具体玩法上,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宋继强给出了详解。

“诊脉”摩尔定律

杨旭在演讲中说到一句:“英特尔是中国人吃饭的主食大米,别家的XPU都是菜,都需要和大米搭配。”没想到宋继强一口气端上了一组拼盘——六大技术支柱“制程和封装、架构、内存和存储、互连、安全、软件”。在英特尔提供的资料中,给出了相关细节,如下:

·制程和封装:领先的制程技术,是构建领先产品的关键基础。英特尔继续引领先进制程,并在业界首创Foveros 3D封装技术,在三维空间提高晶体管密度和多功能集成,为计算力带来指数级提升。

·

架构:未来十年的计算创新由架构驱动。英特尔具备独具一格的优势,可以将标量(CPU)、矢量()、矩阵()和空间()等不同架构整合到系统级平台和系统级封装,同时也在进行架构创新的新探索,比如Loihi神经拟态计算芯片、量子计算。

·

内存和存储:内存和存储性能的指数级提升,对于下一代计算至关重要。英特尔正在重塑平滑的内存和存储层级结构,通过封装内存、英特尔傲腾技术等创新,填补层级空白,大幅推动计算性能提升。

·

互连:只有提供全面的领先互连产品,才能实现大规模的异构计算格局。大到连接,小到芯片级封装和裸片互连,英特尔全面推动互连技术。

·

安全:以数据为中心的计算世界,安全是构建可信赖的基础。英特尔以软硬件结合,提供端到端的安全方案,安全性成为关键的差异化因素。

·

软件:对于全新硬件架构的每一个数量级的性能提升潜力,软件能带来两个数量级的性能提升。英特尔推出“oneAPI”软件技术,通过一个统一的编程,客户编程即可扩展到 CPU、GPU、FPGA 和 AI 芯片等硬件平台。

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宋继强

而“六”这个数字与格鲁夫在自传中提到的“影响企业六大因素”的“六”不谋而合,只不过宋继强口中的六更精准到了技术上,这六大技术的组合将继续延续摩尔定律的经济效益。

其实,当你纵观英特尔历史时,我们不得不承认对“摩尔定律”的理解过于片面,人们死揪着微缩的数字不放,而忽略背后的经济核心。你可以发现,格鲁夫那本《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的自传里,引用了一张较为显眼的折线图,如下:

可以明确看到当时英特尔预测的性能与价格之间的走势。当外界站在自己立场高呼“摩尔定律已死”时,英特尔不得不用“续命”这个词,其实未死何谈续命。宋继强表示:“摩尔定律在过去50年里一直在推动,把芯片做的越来越小、性能越来越高、价格越来越便宜。但是光做的越来越小还不足够,庞大的数据对算法要求也不一样。所以我们通过把不同的计算模块放在一起,二维方式集成或者三维方式集成,进一步提高处理密度。新处理架构,比如人工智能算法处理架构,也可以大幅度的提高处理性能。这些组合在一起使用,可以让摩尔定律的经济效益继续存在,同样的价钱仍然可以买到指数级上升的数据处理或者数据存储能力。”

而这种拼盘式组合就是宋继强口中的“超异构计算”模型了——“集成了架构创新、集成了处理工艺、封装工艺,综合考虑软件和安全,来支撑英特尔数据为中心的处理模式演进了。”宋继强如此描述道:“我们需要打开思维去看摩尔定律的经济效益。”

番外篇

关于英特尔10nm产品进度,如下图,从面向新型移动PC客户端的Icelake处理器和Lakefield平台,到专门面向5G无线接入和边缘计算的网络系统芯片Snow Ridge,再到云端英特尔至强可扩展处理器Icelake。宋继强称其为实现云到端的全面覆盖。

关于英特尔新CEO司睿博(Robert Swan),杨旭表示:“Swan从CFO到CEO属于众望所归,董事会花了很长时间说服他。当公布这个消息时,英特尔内部很开心,新CEO是以人为本,拥有个人魅力,相信团队的人,对每个人潜能的发挥有好处。”

原文标题:刺探英特尔新“军情”

文章出处:【微信号:TechSugar,微信公众号:TechSugar】欢迎添加关注!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版权所有: 圣达网 All Rights Reserved